新北市一名兽父,自女儿小学二年级起至国中一年级,长达5年期间,趁老婆去上夜班时,不顾女儿反抗,以手抚摸或用跳蛋碰触女儿下体,甚至对女儿指侵以满足性慾,造成少女身心受创曾自残,新北地检署日前依利用权势猥亵、性交罪嫌起诉这名兽父;少女另控诉兽父在她手机装设监视软体监视一举一动,涉嫌妨害秘密罪部分,则罪嫌不足不起诉。

起诉指出,少女就读国小二年级至三年级时,兽父趁老婆去上夜班,与女儿独处家中时,在女儿房间及客厅,脱去女儿内裤,以手指抚摸女儿下体5次;少女就读小四至国一期间,兽父更在住处客厅及浴室,对女儿指侵5次;前年11月,又强脱女儿内裤,持跳蛋碰触女儿下体2次猥亵,少女不堪长期被兽父凌辱,传纸条向同学诉苦,并在学校生活周记本写下此事,且出现自残情况,学校老师得知后通报警察,兽父狼行才曝光。

少女母则证称,女儿曾递纸条给她提过这些事,当时三方有坐下来沟通,认定是误会一场,因此未将此事放在心上。

兽父到案后否认犯行,辩称只有用手指、棉花棒帮女儿下体擦过药,认为因管教太严厉,不准女儿上网交男友,女儿才会这样诬告他,但测谎却没过,检方因此不采信兽父供词,依利用权势猥亵、性交罪将这名兽父起诉。

而少女另指控,2013年至2017年10月,兽父在住处客厅柜子、少女房间天花板上,偷藏载有踪视通监视软体的手机,并在她手机安装此监视软体,藉以窥视她,小六时她拿手机看youtube,手机却突然传出爸爸声音命她:不要玩手机,她才发现日常生活都被父亲监控。

兽父供称,担心不在家时女儿上网或看电视太久,没有乖乖做功课,才会装设监视器及监视软体,用以管教女儿及家居防盗,强调没有录影功能只能观看。检警去年1月前往兽父住处查扣2支手机,并未发现有少女非公开场合及身体隐私部位档案,难认兽父有无故或妨害秘密之故意,因此处分不起诉。